我妈突发性心肌梗已去世,于2月8号早上10:43彻底告别人间.

我妈昨天已经去世,希望天堂没有心肌梗塞,没有癌症.
开始倒带回忆一些事情.
11月6号早上,医生跟我们说,一切没事,多发性骨髓瘤已经得到控制, 进展比预期顺利很多很多.也不用抽骨髓来检查.我们非常开心,但是我妈突然吃不了东西,出现了一些呕吐现象,因为以前也有呕吐,所以也没管.
11月6号中午,说到吃饭,他说他吃不下,给他吃点麦片,然后想起之前亲戚给的一些麦片,还有抽血那么多,给了他一些红枣粉,结果还吐了,到了晚上还止不住,就叫医生打了止吐针.
11月6号晚上6点,他说非常辛苦,不要跟他说话,睡着都会吐,结果到了晚上可能止吐针起效了,还能走了两三趟走廊,估计600米左右吧.然后回去还能躺着看看电视,那是最后一次看电视了.
11月6号晚上11:45分,起床尿,因为行动不便,是我们辅助他去的,然后尿后还喝了热水,按道理血气应该通的,然后我们去清理各种,然后就躺下了.
11月7号凌晨0:30分,突然口吐白沫,然后找了医生,医生问救不救,我们毫不考虑,一定要救,结果办手续花了接近一个小时,才开始救人,救了又说已经不行了,这个病一般正常人5分钟要救活,他3分钟就不活没机会了.
11月7号凌晨1:35分,上了呼吸机,上了多巴胺肾上腺素,一直没有知觉,深昏迷,瞳孔反应变慢.右眼没那么严重.体温非常低.然后突然转到高烧40度.
11月7号晚上8点左右,睁眼了,很明显的,我们叫来医生,医生说没用的,这只是潜意识,我们不相信,呼唤他,他就能醒来.我是他儿子,他唯一的儿子,我哭得很惨.
11月8号,持续这样的高烧终于降温了,医生认为是烧到没东西了,人眼睁眼也变少了,知道要死前,非常痛苦睁眼,回天乏力了,插着呼吸机没法说话,我非常痛苦.
接下来,送到太平间,还没有下雨,送去火化时候就下雨了,哎,痛心.以后没人说我了,我不爱卫生,不爱各种,我妈很爱卫生,给她整理得很好很好,给她铺上鲜花,她很喜欢的,但是却一直不舍得,我爸很伤心,我更伤心,简直没法形容,我会多去看我妈的,一定要多去看我妈的,他一定知道我在.
我就找了那个原先的法师,超度,他念了接近20年经,或许超过20年,肯定保佑他的,就算重病也在念经.先写到这里,我很伤心,现在.